甩同类型奇幻电影一条街,我为《阿修罗》打c

今年的气象似乎变了,刚刚进入暑期档,接连出现了《动物世界》、《我不是药神》这样会讲故事的口碑之作,以往高频出现的“老朋友”奇幻片少了。

去年夏天,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和《鲛珠传》并没有收获预想的票房。而从《爵迹》、《封神》到《降魔传》,国产奇幻片频频被打上画质粗糙、剧情跳脱的标签。

在豆瓣上有人吐槽,国产奇幻片“还要伤害观众多久”?影评界还这样的说法:一部电影一旦带上“国产奇幻巨制”,90%是烂片。

既然是奇幻片,首先得恰如起名,让观众能够享受到光影的魅力。很遗憾,这是大部分国产奇幻片的软肋。

当年被称作“全国首部全真人CG”的《爵迹》,一度被质疑 “为何做成动画片”。原定今年夏天上映的《爵迹2》,后来宣布推迟档期,此前他们的CG预告片再一次遭遇画质的口水战。郭敬明解释,这是视频文件被网络压缩所致。

去年年底,《降魔传》上映后被批“五毛特效”,还不如20多年前的《蜀山传》。导演王晶回应说,我们专门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来做特效,自己给八十分。

据了解,《阿修罗》拍摄的时间长达6年。且不说特效制作的时长,仅仅为了组建团队,片方就在世界各地寻访了近1年半的时间。

实际上,中国并不缺乏奇幻片的受众土壤。互联网一代已经成为观影的主体,这些年轻人更愿意脱离现实的苦难,去想象世界的其他可能。

《哈利波特》系列、美剧《冰与火之歌》的风靡,证明中国人同样喜欢天马行空的想象力。在中国,有多少人看过托尔金的原著呢?《指环王》三部曲里的中土大陆,还是震撼了遥远东方的中国观众。

2015年7月,陈凯歌导演在《道士下山》上映前,这样写道:“不想吹制作多大,片子多好,只想请人帮我过

如果说导演的经验,演员的天赋或剧本的精彩成分,决定一部电影口碑的上限,那么工业化的流水线,保障的则是一部电影质量的下限。

艺术规划、美学标准、主创团队的构建、演员团队的构建、前期后期的筹备程序、全程的工业制作标准

在这个体系中,核心主创的话语权被弱化了,取而代之的是标准化。中国的绝大部分电影,都无法满足这套标准体系。

2017年上半年,国产电影票房陷入低潮。此前屡试不爽的“小鲜肉+大IP”模式,不再那么吃香了。出品人宋歌说,这是美国重工业电影对中国轻工业电影进行降维打击,“所以我们也要做重工业电影。”

2015年,《寻龙诀》被视作电影“重工业化”的尝试。去年8月,《战狼2》突破40亿元,“重工业电影”的说法再次被提及。不久前,乌尔善的《封神三部曲》也被冠以“重工业”电影的标签。

但更多时候,除了少数精品,我们所期待的“重工业”往往变成了“重口味”。知乎上有人感慨:或许不是简单的“技术达不到”,而是态度和决心差的太多。

此前,《流浪地球》的导演郭凡感慨:拍了才知道,千万不要高估自己在技术应用方面的能力。要知道,刘慈欣的小说原稿仅2万多字。变成电影后,一个镜头后面付诸了的人力与资金,依然搅乱了电影的拍摄周期。

阿凡达、环太平洋等好莱坞大片,都是外包给中国公司做的。我们有一大批技术方面的人才,却缺乏画龙点睛的那一笔。好莱坞把最基础的工作教给中国公司,但视效总监向来都是自己派过来的。

实际上,最根本的差距,就在上文所提到的“工业体系”上。我们能做特效,但管理能力却跟不上工业化的节奏。

当年李安拍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,聘请R&H公司做电影特效。但在当时,李安对动物皮毛、表情等的高要求,还是让他们挠头。为了实现其中一个特效效果,R&H专门开发了一套软件。注意,是一个特效效果。

为了实现《阿修罗》中的构想,制片人杨真鉴和导演张鹏组建了来自35个国家、200多位国际电影人的团队,中国的幕后团队达到了1600位。

电影运用了近3万平米的鹏,接近8万平米的使用率。仅制景工人就有篾匠、漆工,所有手工业高手都来了。

小的细节,比如医生的工作室里,所有的道具将近2000多件,在镜头中只出现了一页,但这本书的其他页数都有详实的图文介绍,囊括了阿修罗界众多生物的起源与特征。

演员明道第一次拜访服装设计师奈拉的时候,就被他们的服装间震撼了。“它不应该叫服装间,它是服装的工厂”。

他们自己买缝纫、染印设备。500件衣服,每一件都不一样,每一件都独一无二。导演张鹏试穿的时候,感觉鞋子上的纽扣都是唯一的。

大的方面,为了让视觉效果更逼真,团队生生造出了一座实体的山,并在上面种满了鲜花。有人说,你们造了一整座山,却只体现了冰山一角。但杨真鉴说,如果把整体拿掉,这一角还是那一角么?

就像托尔金为《指环王》设计了精灵语,语言学家为《星际迷航》创造了克林贡语,《阿修罗》同样有着严谨的文字体系。这100多个字符基于拉丁文创造而来,在电影镜头中实时可见。比如医生的书卷上,灵山的石壁上。

说句实话,CG角色“图卡”与以往中国电影中的吉祥物相比,绝对算不上英俊的。但作为连接剧情的关键人物,他的形象需要为故事服务。

试想一下,如果它的形象像《捉妖记》里的胡巴一样,当他与爱人最终相认时,悲情的宿命感是否会被冲淡呢?

《阿修罗》世界的绮丽和魔幻,并不亚于魔戒或哈利波特。“六道轮回”是东方文化的世界观,生命会在天界、人界、饿灵界和炼狱界轮回。

以载着主人公在天空翱翔的“没着没落”为例,它们一出场便惊艳了众人。随着剧情的发展,我们才知道这种生物,是被阿修罗王俘虏的叛军演化而来的,一直渴望找回自己的身体。

一个“座驾”的来龙去脉,能用几个镜头交代清楚,且与主线融合毫不突兀,可见编剧对细节的把控。

据说制作团队不仅观察了鱼类的游泳动作,还结合了弗拉明戈舞的元素,让它们在天空中的飞翔动作飘逸华丽。

2008年的《画皮》、2012年的《画皮2》都拿了年度票房冠军,但团队没有趁势续拍《画皮3》。最大的问题在于技术。前两部都在讲妖在人世间的故事,第三部需要介绍妖的世界了,“我们做不了”,只有大型的好莱坞电影才能做到。

他们面临一个选择,要么在中国电影市场爆炸性增长的阶段,赶出一部《画皮3》,要么用三到五年时间,做出一部自己心中科技含量顶级、能初步达到好莱坞A级电影水准的的魔幻电影。

杨真鉴相信,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,一定会超过美国,观众进入电影院会更有针对性,不升级迟早会被淘汰。他想咬紧牙关,用超级电影大片制作的方法和技术做一步电影,看能不能把中国电影产业往前推动一把。

可以说,《阿修罗》走了一条漫长且伴着风险的路。尤其在国产奇幻电影良莠不齐,被伤害的观众已经形成刻板印象当下,此举有点偏向虎山行的意思。

2017年,中美电影协议已经到期。当时就有人分析,2018年如果放开市场,好莱坞大片会对内地票房造成怎样的冲击?要知道,过往总有一些带有投机性质的电影,抢着在保护月里上映。

我们更愿意看到的是,即使没有保护,中国电影与好莱坞电影同时竞争,同样不落下风。

在7月9号人民日报社的《阿修罗》天界首映礼上,人们见证到《阿修罗》在奇幻领域的独一无二,充满创造性的想象力,让人在电影开始后,就一刻都没有停止过震惊。